開始運動

攀登世界之巔 - Elton Ng

拼盡一生的力氣完成不可思議的事

 

早前成功攀登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的吳俊霆(Elton Ng)已回到香港,他成為第4位由南坡登上珠峰的香港人,總計南北坡是第七位,也是今年兩位(另一位是香港首位成功登上珠峰的女子曾燕紅(Ada Tsang))成功攀上珠峰的香港人其中之一,然而他今次遇上一次驚險的經歴。

 

 

Elton在去年成功攀登世界第八大高峰馬納斯盧峰後,在今年4月12日後再度前往尼泊爾,他先與兩名做過器官移植的病人前往EBC(Everest Base Camp)(5334米),待兩人離開後,他便正式展開有關高度適應,他曾多次來回海拔5300米高到海拔7300米高的 CAMP3作拉練適應準備,然而天氣經常不穩定,經歷一段很長的等待期,才能找到合適時機攻頂,加上今年的天氣為多年裡最難以預測的一年,天氣隨時出現突變。

 

(照片提供:Elton Ng)

 

直至5月18日,他終於能等待到時機從EBC出發攻頂,但過程中卻遇上很大困難,5月20日晚上,從CAMP4(8000米)出發進行登頂,但天氣預報失準 ,預報在當地時間晚上8時後,風雪會減弱,但等了一會,環境仍然極為惡劣,一路上遇上狂風暴雪,環境嚴峻,中途更親眼見到兩位外籍攀山家,已經死亡或正在留離之間,但卻未能幫忙。

 

從CAMP4出發

 

在惡劣的情況下,他只好選擇盡快攻頂,在強風下,短暫停下便會被吹到涷死,當時風速與8號風球相近,溫度約零下50度,唯有盡最大努力前進,最終於5月21日早上5:59成功登頂,但頂峰的環境異常惡劣,只能勉強拍下一張登頂照,他的4部相機及電池也未能運作。

 

登頂前最後攀升

 

珠峰頂

 

登頂 (照片提供:Elton Ng)

 

Elton因強風,登頂途中,已出現視力減退,在天光時,Elton發現視覺變得模糊,他最初以為雪鏡結了霜,他試試和雪巴人(登山嚮導)掉換雪鏡看看,雪巴人說他的雪鏡沒有問題。Elton嘗試換上自己的後備雪鏡和雪巴人的後備雪鏡,又嘗試再捽捽眼睛,仍然看不清,他出現失明情況。右眼的全是一片白色,左眼只能看到有顏色的東西,完全分不清距離長短深淺左右。Elton指出這情況可能因視網膜出血、 低溫而眼部缺氧造成,他估計因強風而令眼角膜急性發炎而致失明。

他只好在失明情況下落山,這時正遇上向山頂進發的大隊,雪巴人為了保住Elton條命,用繩把他引住,用手向左指,向右指一步一步帶著他,叫他放膽踏下去。當時在Elton眼裡,只看到左面一些有顏色的人, 右邊是漆黑一片的懸崖,其他的都是全白色,沒有雪巴人根本不能落山。在吹著強風底下,如果這寒冷環境下,坐下5分鐘亦可能會涷死。平日和藹可親的雪巴人,也不能讓他停下來,,但Elton完全看不見前路,唯有不斷地依從指示跳下去,好幾次跌落山崖,雪巴人拼死地把Elton扯回去,最深一次跌落3米的懸崖,他曾跌倒超過一百次。

Elton原本請了兩位雪巴人,其中一個雪巴人在海拔8200米左右患上高山症,只能提早落山,也帶走了後備氧氣,Elton用了8小時攻上頂峰,卻用上10小時下山返回CAMP4,期間不敢停下來食及喝,只有不斷落山,跌低過無數次又再爬起身,每五步便要休一休的情況下,最後連他的雪巴人也出現衰竭頂不住,而Elton與和他攻頂的雪巴人因為延遲了落山,耗盡了身上的氧氣。幸好,在這時候剛又落到大約8200米左右,有雪巴人經過,把剩餘氧氣給他,使他可以多點力量,才保得住性命下山回到CAMP4。

休息一晚後,眼的情況略好轉,但從CAMP4到落CAMP3再到CAMP2,他只能在一眼看到另一眼看不到的單眼情況下山。在CAMP2後,才能回復至接近正常狀況。

 

(照片提供:Elton Ng)

 

Elton形容這是他運動生涯裡最辛苦經歷,為了活命,用了一生的氣力把自己帶回CAMP4保命。對於途中看見攀山者屍體,他登山時感到無奈,因未能施以援救,而下山時,感到處於垂死邊緣,只好他不段重複對自己說不能服輸及一定要生存。對於能夠成功攀登珠峰,他認為裝備、體能、策略及經驗都重要,同時也要多謝一直支持他的人。

 

 

他最後表示藉著自己刻苦奮鬥的經歷,勉勵每一位向自己的夢想進發。香港回歸20週年,未來再創高峰,做得比現在更好。

 

 

影片由Elton Ng提供

 

伸延閲讀:外星人再出發—Elton西征珠穆朗瑪峰

 

 

More in this category: 斯巴達障礙賽香港站2017 »

登入

fb icon從Facebook登入
開設帳號